绪温,一个试图画玄幻热血的少女甜味刀选手。主刀乙女/yys/楚留香。

头像来自亲友约稿

关于

【Attwell】坏掉的提灯

        ·企划文   魔法学院paro  设定见tag
  ·歌仙婶   兽化设定有  ooc可能
  ·和自家另外一篇暗黑本丸文有关
  
那么√
  
  方南温梦见自己站在一片战后的荒芜之上,面前她无比熟悉的人握着一把刃面上出现裂纹的刀,后背插着为她挡下的几根箭。
  “不………”
  “歌仙……”
  她的兽灵,她的家人。
  她还未曾告白过的暗恋对象。
  方南温想要上前,却被什么束缚住了,她低头,看见自己胸前插着一把大太刀。
  不,不能说是插着,那是直接从她的左肩砍进去的。
  方南温慢慢抬头,看到了许多人,很多都是在学院里见过的兽灵们幻化成人形时的模样,都穿着和平日或有不同的衣服。
  都一脸绝望地看着她。
  
  
  然后她尖叫着坐了起来,不小心碰掉了床头柜上的提灯,她连忙捂住嘴,看了一眼只是轻轻翻身仍然熟睡的室友,才暗暗松了口气。
  “歌仙?”她小声呼唤着她的苏格兰牧羊犬,却没听到对方的回答。
  借着窗外的些许月光,她发现她的兽灵并没有在他所睡的地方。
  方南温深吸几口气,将剧烈跳动的心脏安抚下来,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下了床,捡起掉落的提灯,擦去上面不存在的灰,伸出手指点燃了火苗轻轻放在了提灯内。提灯表面的玻璃多了几道裂纹,像是梦中歌仙手中的刀一样。
  她摇了摇头,披了件外套安静地开门走出去,又小心翼翼地将门带上。
  
  Attwell学院的夏夜并没有那么闷热难耐,反倒格外凉爽。方南温小心地提着有些坏掉的提灯走在安静的走廊里,心想明日去向宿舍管理员领一个新的,虽然可能会被骂。
  月亮正挂高空,方南温并不害怕黑,毕竟儿时习惯了大半夜到处乱跑。在家乡——勉强算是家乡,听街边老人唠嗑的怪诞中的鬼魂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学院的奇怪传说她也不太在乎。方南温只是想到方才的梦境有些害怕。
  害怕和歌仙分开。
  
  
  终于,她在平日和学姐们喝下午茶的露天花园找到了坐在那的他。
  “歌仙?”方南温轻声唤道,化作人形穿着她买的睡衣的男子转过身,与梦中的那张脸重叠,“你在这里做什么?”
  “有些睡不着,想出来转转。”歌仙兼定柔声道,“怎么了?刚刚出来的时候吵醒你了吗?”
  方南温听着这令她安心的声音,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她摇摇头,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头抵着他的肩,把玩着手中的提灯:“只是做了噩梦,顺便摔坏了提灯。”
  歌仙兼定叹着气搂过她并揉了揉她的头:“温的睡相还是那么不风雅呢。”
  “啰嗦。”方南温红着脸拍掉他的手,“你就不问问我做什么噩梦吗?”
  “不管是怎样的噩梦你醒后跑出来找我,说明和我有关吧。”歌仙兼定满眼笑意,用手指将刚刚揉乱的头发梳理好,“但是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你哪来的自信。”
  “因为我是你的契约灵兽,是唯一长久陪伴在你身边的家人。”
  方南温愣住,而后猛的抬头,看着紫发的青年吃惊的表情。
  不是的。
  不只是契约,不只是家人。
  
  “时间不早了,回去睡吧,明早你还有课。”歌仙起身,对她微笑着。
  
  “歌仙兼定。”方南温叫住了他——她从未这么认真地叫他的全名,由她点起的火苗如同她的心跳在坏掉的提灯中跳动着,映着她微红的脸忽明忽灭。
  夜色之中,黑发的少女深吸一口气,对有些困惑的紫发青年开口道。
  

  “我喜欢你。”

———————————————————
这大概是一个恋爱白痴和另一个恋爱白痴的故事。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14)

© 伍号芭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