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温,一个试图画玄幻热血的少女甜味刀选手。主刀乙女/yys/楚留香。

头像来自亲友约稿

关于

【暗黑本丸】作茧自缚8

 ·条漫衍生物,黑温死后的故事,ooc有
  ·自家私设女审,后期治愈(大概)
  注意:cp鸣狐×白温   歌仙×黑温
  ·中长篇不定,纯脑洞,可能会坑掉…
  ·后妈属性,不定期更新 
  那么√
  
  
  
  
  
  八。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桑苒,女,十六岁,在就职审神者的第一个月后,她才意识到自己摊上大事了。
  似乎所有的欧气都给了三日月,锻不出岩融没话说,但是……
  她和刀匠跪在地上看着旁边扎堆的没有召唤付丧神的本体刀,全是用130的公式一个半小时锻出的打刀。
  初始五刀中,偏偏锻不出歌仙兼定。
  “按道理来说很好出的才对……啊啊啊为什么会这样!!”桑苒抓狂,一旁的刀匠累到生无可恋。
  
  仿佛歌仙兼定知道这个本丸发生过那样的事情怕出现只会徒增伤感一样,说什么都不肯再来。询问过狐之助,那个奸诈的政府代表给出的答案总是“这是没有发生过的。”“政府已经在商量对策。”诸如此类毫无用处的话。
  并不是说对于歌仙兼定有什么执念,只是她的潜意识告诉她这把刀很重要。
 
  
  刀匠告诉桑苒刀剑居室已经满了无法再锻刀了,她只好起身抱着那堆刀剑去找三日月和新锻出没多久的小乌丸结成。
  因为肆意消耗灵力,她的脸已经和小乌丸一样白了,那位祖宗见“闺女”这样虚弱,心想回头让光忠炖点补品。
  “小姑娘为什么这么执着歌仙兼定呢?”三日月递给她一杯茶。
  “我不知道。”桑苒放下刀,接过他递来的茶,“我讨厌这种不知道原因却偏偏要这么做的直觉。”
  “或者是因为你想抓住失去的记忆。”三日月喝了一口茶。
  “失去的记忆啊……”桑苒低头看着杯中没有涟漪的茶水。
  
  “噢?茶叶立起来了。”
  “会有好事发生呢,三日月先生。”
  
  
  “您这次的任务对象是去编号Bk3561本丸的审神者,小道消息称那位审神者正被本丸的付丧神囚禁着。”狐之助在桑苒处理公务的时候突然出现。
  “被囚禁…?发生这种事政府不管吗?”
  “没有有利的证据政府无法干涉,所以请您前去勘察。如果事情属实,请你将那位审神者带出来。”狐之助面无表情地回答。
  “无法插手的事情就推给我们做吗……”桑苒觉得胸口有些不舒服,“这样的事他们究竟做过多少?”
  “您的本丸签署了惩戒协议,这些任务都是经过同意的。至于做过多少,这不是您能询问的。”
  我不想听,桑苒想这么回答它,但开口的话却是:“我明白了,什么时候去。”
  
  “现在,请您准备一下行装,这次的任务只有您一人去。”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下一章9

评论(2)
热度(6)

© 伍号芭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