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温,一个试图画玄幻热血的少女甜味刀选手。主刀乙女/yys/楚留香。

头像来自亲友约稿

关于

【暗黑本丸】作茧自缚9

·条漫衍生物,黑温死后的故事,ooc有
  ·自家私设女审,后期治愈(大概)
  注意:cp鸣狐×白温   歌仙×黑温
  ·中长篇不定,纯脑洞,可能会坑掉…
  ·后妈属性,不定期更新  上一章8
  那么√
  
  
  
  
  九。
  
  “主公要一个人去吗?明明才任职了一个月。”这周的近侍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轻轻地扯住换好衣服的桑苒的衣角,“不能…不能带上我们吗?”
  “退退乖,这次任务明确说了只能我一个人去,我不在的时候就拜托你了。”桑苒微笑道,弯下腰揉着他的白发。
  “至少把我的本体……”
  “我怎么舍得带你的本体去,万一弄坏了怎么办?”
  “可是…!”
  
  “退,听话。”已经连续三周没有出现的栗原温被鸣狐搀扶着向他们走来,五虎退听话地松开了手,为她让开。
  
  “我知道你舍不得带上他们的本体,所以我为你准备了这个。”栗原温将一把打刀递给她,“这是我让刀匠打造的,里面注入了我的灵力,你不用担心。”
  桑苒接过刀时看到了她手背上密密麻麻的针眼:“你……”
  “老毛病了,不用在意。”
  桑苒低头看向刀,刀柄处有些磨损,像是用了许久一样。
  “以前也有要求审神者一个人执行的任务吗?”桑苒问。
  栗原温愣了一下,回答她:“有是有,但不多。”说着她从袖子里拿出一块有绳子的白布,“这个注了灵力,可以抑制你的能力,在你还没学会控制看到他们的过去后的那份情绪之前,还是戴着它比较好。”
  桑苒点点头,想着之前也见过有的审神者也会戴,栗原温之前戴的或许也是有相同作用的。于是蹲下身子让她为自己系好,带好之后她才觉得很神奇,透过白布她仍然能看到他们,只是少了些什么。
  
  
  “你一个人真的没关系吗?”栗原温在桑苒站到时间机器前后问。
  “上一次是失误,这次已经准备全了,不用担心。”黑发少女转过身笑道,“怎么说我也是在入选考核中拿了A的人。”
  “那么祝君武运昌隆。”
  
  “大人,这位之前已经经过半年的针对付丧神的训练,请您不用担心。”狐之助蹲在一旁看着渐渐消失的身影。
  “可她说过她只接受了一个月的培训,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栗原温一改虚弱的模样,一脚踩在了狐之助的尾巴上,赤红的眼睛里看不出情绪,“我看得出她没在骗我,那么你呢?”
  “大…大人…政府对于那位的事情很抱歉…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对这位的记忆做过手脚!”狐之助吃痛却又丝毫不敢动。
  “你应该听过这个本丸的上一个狐之助发生了什么吧?”
  “是……”
  “那么请在想好之后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我知道你的铃铛里有政府的监视器,但是我想,为你们做了这么多年脏活,这要点报酬不足为过。”栗原温抬起了脚,向后退了一步,蹲下身子盯着它脖子上的铃铛,“希望你们能搞清楚,一群怀着多年仇恨的暗堕者,疯起来会发生什么,本丸的结界我是可以打开的。”
  说完,她微笑着揉了揉狐之助的头:“抱歉,弄疼你了。”
  
  狐之助看着被鸣狐搀扶回去的栗原温,直到他们消失在拐角处才敢逃跑。
  
————————————————
狐之助:大…大人…我就是个打杂的QAQ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下一章10-11

评论
热度(5)

© 伍号芭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