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温,一个试图画玄幻热血的少女甜味刀选手。主刀乙女/yys/楚留香。

头像来自亲友约稿

关于

【暗黑本丸】作茧自缚12

  ·条漫衍生物,黑温死后的故事,ooc有
  ·自家婶儿,私设如山,后期治愈(大概
  注意:cp鸣白  、歌黑,主角婶没有cp
  注意2:本丸的大家性格正常,因此剧情基本是本丸和任务本丸的故事穿插
  ·中长篇不定,纯脑洞,可能会坑掉…
  ·后妈属性,不定期更新,上一章10-11
  本章婶儿比较黑…
  那么√
  
  
  
  
  
  十二。
  
  鹤丸国永看着少女就这么冲了过来,周围的刃都还没反应过来鹤丸国永已经被踢进了房间,脆弱的纸门自然是承受不住他的重量的。
  桑苒只觉得身体就像是在自己动一样,每一个动作都是下意识做出来的。躲过烛台切光忠的攻击后,右手拿着的刀鞘挡下了一期一振的刀,左手的刀毫不犹豫地刺进了加州清光的右腹。
  仿佛她就是为了和刀剑男士对战而生,无比熟悉对方的出击方式连她自己都惊讶。
  或许是和失去的那部分记忆有关吧,她想到了三日月说的话,再一次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谁。
  
  甩掉刀上的血,给看守审神者的四振刃都造成不同位置上的重伤,桑苒没有看倒在地上的刃,因为她看到了被关在笼子里的审神者后,选择把对于伤到他们这件事而不安的良心拿去喂小云雀。
  这次不用看过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桑苒一步步走向那个笼子,之前感到的微弱的灵力开始挣扎一般渐渐强了起来。
  笼子里的女审神者赤裸着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身体,撕扯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和服被染上污浊的液体堪堪遮掩住隐私部位,手铐和脚镣被恶意嵌入皮肉之中,血迹蔓延到了笼子外的榻榻米上。如果不是身体因为呼吸而微弱的起伏着还有那犹如抓住救命稻草开始强起来的灵力,她以为这名审神者已经死了。
  
  是了,还有什么能比被一直关爱的刀剑如此对待更令人绝望的呢?桑苒捂着嘴不想让自己发出尖叫。
  “因为是人啊。”耳边传来一句不知是谁发出的叹息。
  
  桑苒没有多想,破坏了笼子之后脱下自己的外套将她包裹起来,没敢去动手铐和脚镣,然而被牵动伤口的女审神者忍不住挣扎和呻吟,桑苒轻声安慰她后才慢慢安静下来。
  桑苒将她拦腰抱起,太轻了,心里暗暗吃惊了一下后迅速抱着她逃离这里。
  一路上桑苒都在和她说话让她保持清醒,有了短刀的护送变得轻松了一些,但是由于囚禁她的屋子过于偏僻,离本丸的大门还有一段距离。
  随行的短刀无不忍住看到他们的主人这般惨状后快要溢出的眼泪。
  
  “我…我在那个地方……见过你……”女审神者紧紧抓住桑苒的衣领,用哭喊到差不多哑了的声音虚弱地开口,“你千万…不要……太信任……政府……”
  “有什么话等我们出去了再说。”桑苒怕她说完就支撑不下去了,有些慌张。
  “你是……”
  
  “大姐姐小心!!!”女审神者还要说什么,就被秋田藤四郎的叫声打断。
  桑苒只觉后背一凉,随后是火辣辣的疼,她惊讶地回头看到三日月宗近冷漠的眼神,他的刀上还有她的血。
  场面开始混乱起来,小夜左文字挡在了他们之间,冲着桑苒大喊:“快走!”
  她最后看到的是一抹淡蓝出现后小夜左文字震惊而绝望地表情。
  
  “江雪…哥哥……?”
  
  桑苒抱着女审神者没命地跑。
  一脚踹开了大门,早在本丸等待许久的医护人员从她怀中接过了奄奄一息的女审神者,并搀扶着开始有些失血过多的她一同上了车。
  桑苒在被人扶上车前看到冲进去的工作人员似乎有人一脸复杂地看着她。
  结束了吗?她想应该是结束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归她管了。
  
  任务算是成功了吧?
  
  好累啊……眼皮开始打架了。
  
  “还不能睡啊,小桑苒。”
  
  “快醒醒呀……”
  
  
  
  桑苒醒来的时候正躺在时之政府的医院,身上的伤似乎处理过了。她的身边是趴着睡着的栗原温,周围还坐着几振打盹的刃。
  她想到那个本丸的付丧神,有些心悸,而后摇摇头,那不是她的刀剑男士,这些才是。
  他们不一样。
  
  栗原温揉着眼起来发现桑苒正看着打盹的付丧神们脸上露出了白痴一样的笑容,站起来凑近了点伸手抱住她道:“欢迎回来。”
  桑苒用那只没有打点滴的手回抱住她,轻声回答:“我回来了。”
  她抬头对上了三日月带着笑意,有着弯月的眼睛,还有眼下那浅浅的黑眼圈。
  是的,就算有着相同的名字相同的长相,他们仍然不一样。桑苒这么想着。
  
  
  
————————————————
还没结束。
五点多下火车,滚去歇会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9)

© 伍号芭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