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温,一个试图画玄幻热血的少女甜味刀选手。主刀乙女/yys/楚留香。

头像来自亲友约稿

关于

【暗黑本丸】作茧自缚17

·条漫衍生物,黑温死后的故事,ooc有
  ·自家婶儿,私设如山,后期治愈(大概
  注意:cp鸣白  、歌黑,主角婶没有cp
  注意2:本丸的大家性格正常,因此剧情基本是本丸和任务本丸的故事穿插
  ·中长篇不定,纯脑洞,可能会坑掉…
  ·后妈属性,不定期更新
  那么√
  
  
  
  
  十七。
  
  “我让光忠做了一些点心,要尝尝吗?”
  桑苒正在发呆的时候,她的手边多了一叠和果子。
  “谢谢。”她转过头看到换了一身暗红色和服的栗原温,似乎她的脸色更加苍白了,桑苒这么想着接过她递来的茶杯。
  “那天的事,对不起。”栗原温让乱把和果子更多的另一盘拿给正在玩举高高的岩融和短刀们吃,而后坐在她的身边轻声道,“我应该考虑更多的…”
  “没有关系。”既然这样我也该向他们道个歉了,桑苒心里如是想。
  
  她看着这个在暗堕的痛苦日子里经历了十六年仍然是个小孩模样的人,不知为何她看向他们的眼神有些孤独。
  是那种置身之外观望他们的孤独。
  
  “温。”桑苒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我可以抱抱你吗?”
  
  栗原温抬头看着那张脸有些茫然,但还是同意了。
  
  在她被桑苒拥入怀中之后,一种久违的温度让她不知所措。
  不是平日鸣狐抚摸她脸颊的温度。
  也不是短刀们拥抱她的温度。
  是真正的,人类的体温。
  
  和那个人一样的温暖。
  
  桑苒顺手揉了揉怀中孩子的头,可是见她许久没有反应,让桑苒以为她被自己闷窒息了。
  “你怎么了?”桑苒松开了她,有些担忧地问。
  
  栗原温看着那张同那个人一模一样的脸,那么相似的担忧着她的表情。
  “温…”
  “你怎么了?”桑苒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却看到了有什么晶莹的液体从她的脸上滑落。
  
  正要把空盘子放好的乱看到了栗原温的脸,停下了脚步。
  手中盘子摔在地上的清脆声音吸引了其他刃,顿时四周安静下来。
  “主…”不知是谁开口,让她抬起头,如果说刚才是错觉,那么现在一定不会错了。
  “您哭了…”
  
  所有人都像见了鬼一样。
  因为这是栗原温自那之后十六年来第一次哭。
  
  桑苒看着她呆呆地坐在那,面无表情地睁着眼睛让眼泪不断溢出。
  她想要说些什么。
  脑海里的声音却适时响起来。
  
  “时间还没到。”
  “还没到啊…”
  “桑苒。”
  
  不,已经够了。
  桑苒摇摇头,把这个一直缠绕在她脑海里的声音甩出。
  她伸出手,再次将人抱在怀里。
  “想哭就哭吧…”她这么安慰着她。
  
  “我很想你…”
  “我知道…”
  桑苒知道她把她当成了前任审神者,她只是安静地听着她从小声地啜泣到放声大哭。
  越来越多付丧神围住了她们,眼里带着泪。
  
  “鸣狐殿下不过去吗?”闻声而来的三日月抬起袖子遮住了嘴边的笑意,看向从刚才就站在拐角处默默看着这一切发生的付丧神。
  “不了。”小狐狸没有说话,是鸣狐的本音。
  三日月睹到他面具下露出的嘴角微微翘起,他轻笑了两声。
  
  
  
  “新任审神者大人,请您跟我们回去一趟。”狐之助的出现打破了他们之间。
  是时候了,桑苒低下头帮栗原温拭去泪水。
  “你要去哪…?”栗原温拉住她的袖子。
  “去找回我的记忆。”桑苒捏了捏她的脸。
  “那你会回来吗?”
  “会。”
  
  栗原温点点头乖巧地松开了手,周围的刃也为她让开路。
  
  “等我回来我会告诉你所有事。”桑苒站在时间机器旁边对她微笑着。
  包括那个温的事。
  如果我能想起来的话。
  
  
  可是。
  之后栗原温却后悔那日没有挽留她。
  
  
  
————————————————
下章开始扎手了…好想提前完结qaq(闭嘴这坑是你自己开的扎手也要填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说着滚去隔壁更小甜饼)

评论(4)
热度(3)

© 伍号芭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