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温,一个试图画玄幻热血的少女甜味刀选手。主刀乙女/yys/楚留香。

头像来自亲友约稿

关于

[三日月婶]完美错过

好吃好吃!!!
建议再狠一点(不我不是我没有)

想要偷渡到欧洲的平子酱:


#三日月X婶婶
#百粉点文系列
#现代paro
#这个CP是  @绪温  家的三日月X桑苒

――――――――

你们看见玫瑰就说美丽,看见蛇就说恶心,可是你们不知道,玫瑰与蛇本是一种事物,每到夜晚他们相互转化。蛇面颊鲜红,玫瑰鳞片闪闪 。

―――――题记

桑苒再一次孤零零的的大房子里醒来,睁开眼看向天花板上的华贵的吊灯,想起来这个根本就不是自己那间虽然小小的有点破旧却被收拾温馨的出租屋。

桑苒从床上爬起来拉开厚厚的窗帘,瞬间太阳大面积的铺进来。没有丝毫防备的桑苒立刻被阳光洒的正着,手捂着眼睛,眼角流出眼泪,不知是太阳晒的还是本来就已经在流泪,她发誓这是最后一次,绝对。

似乎眼前还可以看到那个令人心碎的画面

“桑苒 ,我们分手吧。”背对着深蓝色的身影缓缓的说出一句绝情的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为什么……怎么突然这样。”桑苒不明白为什么三日月会这样子,明明一切都是好好的。但是她知道一切都没有选择的余地,三日月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其实为人最为自我,和三日月最亲密的桑苒最清楚。

多残忍啊!三日月他多残忍,在最美好的时候戛然而止的恋情,曾经有多美好现在就有多绝望。

靠在窗边的黑发女子懒散着轻轻吐着烟,烟雾缭绕好似这段时间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的桑苒死了,现在的桑苒绝对不会再为男人流一滴眼泪。

空洞的屋子只有老旧的八音盒在吱吱地里飘荡着丝丝歌声:

“推翻守城人的围墙”

“感情变成烫手的宝藏”

“你的神情太飘荡”

“如何与我分赃?”

桑苒抬起头收拾好屋子,拿起钥匙关闭了这个古老的宅子,在桑苒的注视下缓缓的一点一点闭上,好似连同那
些美好或痛苦的回忆一起埋葬在这里。

“三日月先生为什么喜欢我?我既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最优秀的,为什么选我?”虽然平时看起来比较沉稳但是还是好奇三日月为什么会选自己,她决定问清楚。

“因为我很喜欢小姑娘总是很努力的样子啊。”三日月虽然说着喜欢的爱语,眼神一片冷静,可惜当时被爱情迷了双眼的少女未发生任何不对劲。

“三日月,她们为什么都这样看着我,我、我衣服是不是脏了?”宴会上所有女性都看着和宴会格格不入的少女,少女不解。

“没有,依旧很可爱。”三日月虽然没有任何表情,平稳的声调却安抚了桑苒那根紧张神经。

“你我之间本无缘分,全靠我死撑,我明白的。”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的桑苒在大屏幕里看到这句话,瞬间被击中了心脏。


“小姑娘怎么哭了?电影都是假的。”三日月回头被桑苒满脸泪水的样子吓了一跳,果然小女孩都是多愁善感的。

桑苒在这次失恋中明白一个道理,男人可以轻易的喜欢一个人,但不会轻易的爱上一个人,你看我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电影里说,“你我之间本无缘分,全靠我死撑,我明白的。”以前觉得这话直抵泪点,现在却觉得,说白了,爱一个人真的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儿,世间哪有什么缘分不缘分,都是撑来的。


桑苒在彻底关闭后,钥匙随手扔在旁边的白玫瑰丛中,然后毫不留恋转身离开。

  

一张白皙的手缓缓的从玫瑰从中拿起那个被扔掉的钥匙,一滴一滴血从钥匙上滴落,染红了那一束玫瑰。

一道深蓝色的身影低垂的头簌簌的睫毛之下的那一轮弯月依旧看不出任何喜怒。

三日月为什么会对那个孩子伸出手?恐怕他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只是想要那双深蓝色眼睛里看到自己的身影,想要一次瞩目,想要看到抓住些什么。

空气中传来了一丝歌声

“有人早已离去,有人却在哭泣。”

“永远的我和你,终于活在别人的故事里。”

――――――――――

写完了,其实刚开始写的时候不是这么想的,结果听到一首歌然后写着写着就变成这样了!强烈要求配着歌听,会很带感!

发现没有?这只爷爷有点病,他病就病在所有人都没发现他病了,任何人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桑苒都没发现。至于分手那是为了剧情发展,不要计较那么多。

评论(1)
热度(12)
  1. 伍号芭乐 转载了此文字
    好吃好吃!!!建议再狠一点(不我不是我没有)

© 伍号芭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