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温,一个试图画玄幻热血的少女甜味刀选手。主刀乙女/yys/楚留香。

头像来自亲友约稿

关于

【暗黑本丸 】作茧自缚22

·条漫衍生物,黑温死后的故事,ooc有
  ·自家婶,私设如山
  警告:纯脑洞,暗黑本丸大家性格正常。cp歌仙×黑温,鸣狐×白温。主角婶没有对象刀。
  逻辑性丧失。
  
  
  
 

  二十二。
  
  “我的灵力来源于她,只要她活着我便能使用灵力。”
  
  “停一停!我有点听懵了。”鲶尾藤四郎有些按耐不住激动地举起手问二十四日,“主人,您的意思是不是,温姐姐还活着……?”
  二十四日眨了一下有些酸涩的眼睛,没有看他:“是。”
  这个回答像是一块巨石砸在众刃心中那滩死水之中,溅起名为希望的水花。
  
  
   
  “虽然不知道上级是怎么做到的,让本该死亡的她依靠您的时间延续生命,所以您的本丸和外界的时间差越来越大。”二十四日没有伸手拨开还在威胁着她的生命安全的刀,对栗原温如是说道,“按照我们往正常方向走的计算,现在的您应该四十二岁了,可是现在您还是七岁的样子。”
  栗原温的手抖了一下,听着她接着说下去。
  
  “您越来越虚弱了,对吧?”
  
  
  栗原温放下剑,并还给她身后的鸣狐,后者抓住她的手,栗原温抬头看到他红色的眼睛带着询问和担忧的意味,慢慢将抓住她的那只手反握住放在自己脸上,隔着手套感受他的温暖。
  
  “到最后会虚弱到像植物人一样一动不动,有意识但是又死不了。”
  “到最后会虚弱到像植物人一样一动不动,有意识但是又死不了。”
  
  栗原温和二十四日异口同声地说出一模一样的话。
  
  “因为是从一开始时间就被打乱的失败品。”
  “因为是从一开始时间就被打乱的失败品。”
  
  “为什么您会知道……”二十四日有些惊讶。
  
  栗原温转过头,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继续接着说了她想说的:“如果不切断方南温和我的联系,我就会变成那样,反之就是她会死。”
  小女孩回答了她的困惑:“是…父亲告诉我的。”
  
  随之外面传来脚步声。
  而二十四日看到一个从未见过的紫发的付丧神出现在门口。
  小夜左文字一下就认出来了那刃:“之定…”
  
  “各位,久等了。”歌仙兼定穿着内番服,看着吓呆的众刃开口。
  
  “这真是吓了我一跳啊……”鹤丸国永干笑出声,以多年的相处,眼前这个的确是初始刀的那把歌仙兼定。
  
  
  
  “歌仙先生!”离门口最近的五虎退跑了过去,却直径穿过了他的身体。
  “抱歉,我已经快消失了。”歌仙兼定本想安慰他,伸出的手也无法触碰到任何东西。
  
  “是母亲的原因吗?”二十四日隐隐觉得腹部的伤疤有些热,“是她让您显现的吗?”
  因为第一把刀还在所以无法让新锻出的刀显现吗?怪不得一直锻不出歌仙兼定。
  
  “她总是做多余的事。”歌仙兼定无奈地笑笑,看向栗原温眼神有些欣慰,“主,您成长了,抱歉没能在您困惑的时候回答您的问题。”
  
  “……”栗原温不知道现在这种紧张地情绪是什么感觉,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主,不用担心,温说等到你们相见后您会知道怎么做的。”歌仙兼定在她面前坐下,低头看了眼变得透明的手,“我的时间不多了,主,放手去干吧。”
  
  “我要怎么做……?”栗原温问他。
  
  “和桑苒他们合作,将事情公布于众,把被他们利用的审神者拯救出来。”歌仙兼定微笑着回答,“我和温相信您能做到。”
  
  “父亲……!”栗原温想要抓住什么,却落空了,只能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淡。
  “在这一切之后,去找您的亲生父亲吧。”歌仙兼定依旧笑着,转头伸手虚空摸了摸二十四日的头,“桑苒,你做的很好。”
  “父…父亲大人…”从来没感受过父母爱的二十四日红着脸看着歌仙兼定——她生理学意义上的父亲。
  “方南桑苒,这是你的名字,要好好用着。”歌仙像是鼓励她一样地说道,“我们只能做这么多了,剩下就看你们了。”
  
  “鸣狐。”
  
  “在。”
  
  “照顾好主。”
  
  “一直如此。”鸣狐对着他许诺。
  
  “那么各位。”歌仙兼定的身影像是突然出现的幻觉一般消散殆尽。
  “未来再见。”
  
  但是本该变成碎片装在盒子里的歌仙兼定本体完好无损地静静地躺在众人的面前。

  
————————————
昨天还说要给歌仙爸爸写毕业贺文的今天就来这出我会不会太缺德……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6)

© 伍号芭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