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温,一个试图画玄幻热血的少女甜味刀选手。主刀乙女/yys/楚留香。

头像来自亲友约稿

关于

【暗黑本丸】作茧自缚·完结篇

·条漫衍生物,黑温死后的故事
  ·自家三婶,私设如山
  ·提示:纯脑洞,暗黑本丸的大家性格正常。cp歌黑,鸣白,桑苒在该时间线里没有爱刀
  ·逻辑性丧失
  
  
  
  
  
  二十四。蝶
  
  
  
  “东京到站,感谢您乘车。”
  
  栗原温系紧了脖子上的围巾,拖着一个行李箱从充满暖气的电车车厢走出。
  好冷。
  
  她想起当年被亲生父亲送到神社里时,似乎也是这么冷。
  拢了拢大衣,打了辆的士,向司机报出先前预定好的酒店地址。
  
  
  直到站在酒店的门口,她也仍然回忆不起这个时隔近七十年没有回来过的地方。
  
  拿到先前托运过来保管的其他行李,栗原温随着服务员来到属于她的房间。
  落地窗外可以看到不错的风景——她这些年挣了不少工资,向服务员道谢后她关上门倒在大床上让自己整个人陷了进去。
  
  足够暖和的室内就让她就这么毫无防备昏睡过去。
  
    
     
  而醒来时,也已是下午四点了。
  
  栗原温终于慢吞吞地爬起来去洗漱,她能把自己照顾地很好,哪怕她已经九十多岁了外表也仍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
  被卡在时间缝隙之中缓慢生长的怪物。
  
  
  走在街上思索着要去哪里吃晚饭的她突然在一家店前停下了脚步。
  名为“蝶”的店名让她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
  门上挂着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从里屋内走出一个约莫六十多岁但仍有朝气的老人擦着刚洗的手问:“请问客人您想吃什……”
  老人抬头看到栗原温的脸一瞬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您长大了。”
  
  
  即便五十年没见,栗原温还是认出了她,一股酸涩感让她红了眼眶。
  
  
  
  “桑苒。”
  
  
   
   
  “来,这是您点的面。”已经老了的桑苒将一碗乌冬面端到栗原温的面前,而后在她身边坐下为自己泡了一杯茶。
  “谢谢。”重新拾回的温暖让栗原温自己都没察觉到地落了泪。
  
  “似乎…有五十年了吧…”桑苒看着栗原温的侧脸。
  “是。”栗原温拿起了筷子,“你之后…发生了什么?”
  
  “自从那场战争结束之后,我被送到了现世……什么都不懂的我带着一些那边留下的证件被乡下一户没有子女的老夫妻收养…”桑苒笑着回答,细密的皱纹浮现在脸上,“他们待我如同亲孙女…没几年,他们就离开人世了。于是我一个人来到东京打拼,在这里遇上了一个对我很好的人,我们相爱并结婚了。”
  
  “我以为,你会等三日月。”栗原温咽下嘴里的面道。
  “您真会开玩笑。”桑苒笑弯了眼睛,“那轮高高在上的新月,身为残次品的我,舍不得摘呀……”
  栗原温明白她对三日月并没有那种感情,只是打趣,“那他呢?你的他。”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幸福的事情,桑苒开口回答:“他是个老实人,我们一起开了这家店,生了三个孩子,现在连孙子也有了。只不过…他前几年中了风先走了……”
  “抱歉…”
  “不,您不用道歉的。”桑苒低头看着自己苍老的双手微笑道,“人,总是会死的。虽然令人悲痛但并不是停止不前的理由,幸好他和我的孩子们都很争气。”
  
  栗原温吃完最后一口面,从一旁抽了张纸擦干净嘴。
  她看着桑苒的那头白发,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真的老了……
  
      
  “这五十年,您都去了哪呢?”桑苒问。
  
       
  栗原温释然一笑,回答她:“我在山形县打听到了我亲生父亲的消息,但是那时候他已经去世了。于是我靠着那边给的那些证件一边打工一边周游世界。”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偶尔会回日本看看那些展出了的刀剑们……”
  又是一阵沉默。
  
     
  “时间,真快啊…”桑苒看了眼店外的黄昏天。
  
  “是啊…”
  
  “审神者们,也没剩多少了吧……”
  
  “不是回到自己原本的异世界,就是老去病死……毕竟,很少人会像我这样。”
  
  “您真的改变了许多。”桑苒看着栗原温的那头黑色短发以及她为了掩盖左眼妖纹而戴的黑色美瞳。
  栗原温有些脸红,“毕竟,要适应现在这个没有审神者的世界……”
  
        两个人又说不出话来。
   
   
   
  “桑苒。”
  “在。”
  
  “她们都坚信总有一天会再次遇到自己的刀剑,有的人是等到了,但也有没有等到就去世的……你说,这种等待真的有意义吗?”
  桑苒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笑道:“有没有意义,是看您呀。”
  
  
  
  门铃再次响起,一群人挡住了外面照射进来的光,还没等栗原温反应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扑进了桑苒的怀里。
  
  “外婆!今天有人欺负我,但是,岩融哥把他教训了一顿!!”
  
  栗原温难以置信地看着桑苒怀里的人,轻声呼唤出他的名字:
  “今剑……?”
  
  “在!”小天狗转过头,看到栗原温愣住了,随后是万分的惊喜。
  
  “打扰了。”穿着高中制服的三日月一行人也从栗原温身边经过,看到这位陌生的客人的面容无一不是惊讶而后感到欣慰。
  三条家的全齐了,虽然和原本的模样有些出入,但她仍认出他们来了。
  
  “这……”栗原温向桑苒投以询问的眼神。
  
  老人揉揉怀中外孙的脑袋,抬头看着她:“我在我的两个女儿先后生下了岩融和今剑后,才发现我和他们之间还有一丝联系。”
  
  
  “在那之后,我一直寻找他们,幸运的是,我找到了。”
  栗原温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这久别重逢的惊喜还是因为其他,捂住了脸哽咽着。
  
     

  “宗近,我之前听说你的一个同学家里需要家教,不如介绍给温吧。”桑苒向三日月使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递上一张写着地址的纸给栗原:“如果小姑娘你不介意的话今晚就去看看吧,我会和那个同学提前说一声的。”
  “现在的我可比您大啊,三日月先生。”
  “哈哈哈,小姑娘长大了啊。”
  
  
  告别几人之后,栗原温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向路人询问那个地址的方向便走去。
     
       
  就在这时,走在对面街道低头看手机的加州清光刚好看到小狐丸发在群里的消息,抬头猛然看见栗原温路过的身影,急忙戳了戳一旁的安定。
  “快看!那个人是…!”曾为新选组的刀如今只是普通学生的几人顺着清光涂着红色甲油的食指所指的地方望去。
  “难道是…!”
  “要赶快通知兄弟!”
  “之定还不知道这件事吧!”
  “嘛和蜂须贺说一下好了…”
  
  “啊。”清光叫了一声,“主上走掉了。”
  
  
  “阿萤你快点啦!国行还在家里等我们”爱染国俊转头看到停下脚步的萤丸,“诶?你在看什么噢。”
  “没什么噢。”穿着小学制服的萤丸拉起国俊就跑,穿过了天桥。
  “真是的,车子有什么好看的。”
  “嘿嘿。”
  
  
  “喂?光坊啊,我这里拍摄就快好了,怎么了吗?”坐在休息室任由助手捣鼓他的头发的鹤丸国永拿着电话问。
  “你没有看那个群吗?小狐丸先生说他们碰到了主上,说是她打算回这里定居了。”烛台切光忠耳上戴着蓝牙耳机,放下擦干净的酒杯随后给不动行光递了一杯酒,但是被长谷部以他是未成年人不能喝酒而截走了,一旁的宗三难得露出微笑。
  “诶真的吗?!”鹤丸激动地站起来,把身后的助手吓了一跳。
     
        
  歌仙兼定看着群里已经炸开了锅,就在刚才他也看到了栗原温,对方在对面的红绿灯转头发现了他,朝他微微鞠躬后便过了马路。
  “歌——仙,在路上玩手机很危险噢!”站在他身边抱着一袋食材的黑发少女有些不满道。
  “啊抱歉。”歌仙收起了手机揉了揉她的脑袋,不知为何,方南温没有上一世的记忆,他也是通过桑苒才寻回的她。
  他笑着牵起她的手,往和栗原温不同的方向走去。
  
  
  
  一期一振有些奇怪,就在他刚到家门口准备为先到家的弟弟们做晚饭时,看见住在他们隔壁的源氏兄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都快把他看到后背发毛了。
  三日月打电话来说他为他询问到了一位愿意照顾这么多小孩的家教,今晚就来,鸣狐叔叔还没回家,他就先行答应了。
  
      
  在弟弟们用完晚饭争着要帮他洗碗时,门铃响了。
  “是不是小叔叔忘记带钥匙了?”离门最近的前田藤四郎起身去开门。
  “您好,我是来……应聘的家教………”栗原温看着已经矮她许多的前田,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真是吓到了。
  陆陆续续到门前围观的藤四郎兄弟们此刻只有这个想法。
  
  不知是谁看到了出现在她身后的白发青年,唤了一声小叔叔。
  栗原温自然知道他们说的是谁,身体有些僵硬起来。
  
  该说什么?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为什么三日月先生不说清楚要她来的是粟田口家?
  
  鸣狐摘下口罩,打破了沉默。
  “温。”
  
  
  啊啊,被认出来了……明明换了发色,明明从背后看体型也不一样……
  
  栗原温想要逃跑,却在经过他时被抓住了手。
  
  
  “温。”鸣狐一把摘下脖子上的项链,把一直挂在项链上的戒指轻轻放在她被抓着的手里。
  
  
       
  她抬头看到他金色的眼睛。
  她曾一度喜爱的颜色。
  
  她听见他轻声问道:
  
  
  
  “现在你可以发自内心的再对我笑了吗?”
  
  

作茧自缚。完结感谢
—————————————————
这篇前半部分是在昨天凌晨打的,结果昨天上午从宿舍上铺下来的时候摔伤了脚,踝关节处有点骨裂……幸好其他地方没事
本来想在25号发,因为那天是我那位今年去世的朋友的生日
身残志坚×的我干脆写完就发了

  
全篇包括一篇番外以及这个感言除去屁话总共大概三万多字,仍然有很多不足,老实说我更喜欢以二十三作为结局,一开始写这篇时并没有想这么多,写着写着就开始想,刀剑男士要是比长寿的审神者先消失的话审神者要怎么做。
白温的身体开始缓慢生长意味着时间带给她的意外正在被解决。
   
至于为什么只有粟田口家不知道群消息?因为三条势力火速开了个新群嘿。
  
下次想写初代走错本丸的那个梗。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下篇文见★

评论(3)
热度(15)

© 伍号芭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