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温,一个试图画玄幻热血的少女甜味刀选手。主刀乙女/yys/楚留香。

头像来自亲友约稿

关于

代理本丸的庭管小姐2

  attention:私设阴阳师和被人抛弃的本丸,无cp向。
  接受再往下。
    
   
   
  
  
二。初次见面
  
   
    
    
  明明身处大火,却觉得异常的冷。
  
  这是骨喰藤四郎现在唯一的想法。
  
  大阪城?不,和那不一样。他看着人们四散逃开,尖叫与无助的哭喊险些刺穿他的耳膜。
  
  骨喰藤四郎穿梭在人群中呼喊:“兄弟!一期哥!”
  
  “危险!!!”有人将他狠狠推开,他转身看到一个女孩被压在倒塌的横梁之下,火舌迅速卷上露在梁外的豆绿色头发。
  
  
  
  
  “兄弟?你怎么了?”骨喰是被鲶尾喊醒的。
  
  “做噩梦了吗?”鲶尾有些担忧地看着脸色惨白的他。
  
  “不,我没事。”骨喰摇摇头,不再想那个与他无关的梦。
  
  鲶尾笑着抵上他的额头:“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说噢。”
  
  “嗯。”
  
  “那快点去洗漱一下去大门那吧,听说有新的审神者要来…”
  
  
  新的审神者……骨喰下意识握住手臂。
  
  
  
  “阿妈,小时江来了。”般若趴在池子边唤醒了浸泡在水里的方晴安,“衣服和面具我拿来了,抱您起来吗?”
  
  “好。”女人慢慢坐起来,向前伸手后被抱了起来,在般若的帮助下换上了衣服后坐回轮椅上。
  
  “阿妈……真的不考虑带我也一起去吗?”金发式神在她怀中撒娇问道。
  
  方晴安揉了揉他的头发:“你资历较老,但是等级不高,这段时间刚好跟着锻炼锻炼。”说着她自己推着轮椅出去了。
  
  
  
  
  “母亲大人。”方晴安听到便知栗原时江已经到了,朝声音的方向点了点头。
  
  小姑娘攥紧鸣狐的手,在对方无声的鼓励下才鼓起勇气开口:“路上小心。”
  
  方晴安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萤草,走吧。”
  
  
  
  
  因为今天迎接新的审神者,骨喰藤四郎换好出阵服,确认手臂上突出的骨质尖角不会被发现后随粟田口其他刃一起来到大门前等候审神者。
 
  车轮碾过土地的声音在门前戛然而止,狐之助从这辆老旧的马车上下来后对着帘内说的那句“请您小心。”让较为年轻的刀剑男士绷紧了神经。
  
  下来的是个穿着奇怪衣服的黑马尾女孩,一手拿着折叠轮椅一手拿着巨型蒲公英从车上跳下来。
  
     这就是新任审神者?!
  
  就在他们为此感到惊讶时,小姑娘放下手里的蒲公英后将轮椅放好,转身回到车上将一个女人抱了下来——没刃能理解看似娇小的她怎么做到的。
  
  戴着遮住眼睛的半脸面具的女人在轮椅上坐好后将长到脚的头发整理好,长袖似乎刻意遮住自己的手。
  
  绿色的头发…骨喰想起昨天梦里的那个女孩。
  
  
  “各位,我是接下来三个月的暂任审神者,你们可以叫我庭管。”审神者开口,“在你们的新任审神者度过训练期后便会由ta来接手。我的情况想必各位一看就明白,所以你们不必担心我会做什么,不管前任审神者出于什么情况辞职离开本丸,我希望接下来三个月我们能够和平共处。”
  
  
  “我不会给你们安排过多的任务,你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纵然对方是个残疾人,但她这种不太愿意管他们的态度让这些已经被抛弃过一次的刀剑男士们感到些许不舒服。
  
  “那么,散会。”方晴安见听不到他们的回应,当作这是默许。
  
  
  
  萤草将方晴安抱至二楼审神者所住的屋子安顿好后,收到了晴明寄来的信。
  
  “阿妈,之前和荒川之主大人两次解除契约得到的金御札两天后就可以使用了,晴明大人问您确定想好了吗?”萤草隔着纸门问方晴安。
  
  良久后屋内传出一声:“想好了。”
  
  萤草停顿一会:“那我去给晴明大人回信。”
  
  
  “……”方晴安向前伸出手想要抚摸谁的脸,然而露出袖子的只是森森白骨。
  
  
  
  
  “姑姑,母亲大人为什么要自己接下任务?”小时江坐在姑获鸟的怀中吃着饭团问。
  
  “大人她还走不出那道坎,多出门走走也是好事。”姑获鸟叹气,看着挂在树上摇晃的铃铛。
     
    
        

评论(2)
热度(25)

© 伍号芭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