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温,一个试图画玄幻热血的少女甜味刀选手。主刀乙女/yys/楚留香。

头像来自亲友约稿

关于

代理本丸的庭管小姐3

  attention:私设阴阳师和被人抛弃的本丸,无cp向。
        确认无误后再看。
    
   
        
     
  
三。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转眼间,审神者已经在这留守了一周,除了偶尔会在天气好的时候被萤草推着出来晒太阳一小会,刀男们很难见到她。
  
  
  万叶樱在新引入的灵力下重新盛开,仅仅有条的分工安排,时不时从万屋送来的物资,都向他们证明着这座本丸仍有审神者存在。
  
  曾听闻有代理审神者对正在向暗堕转变的付丧神做出出格的事情,刀男们开始觉得审神者对他们这种不闻不问的态度算是好的了。渐渐的,原先想对审神者做些什么的刀男打消了念头。
  
  
  
  由于代理审神者不负责锻刀的日课,锻刀室和刀解池都被贴了封条。
  
  审神者每天都在更换近侍,似乎在找最适合的刃,出于不想被看轻的心理,刀男们都十分认真。
 
  
  
  “那个,陆奥守先生……”萤草叫住了正在部屋练射击的陆奥守吉行。
  
  他放下枪问:“有什么事吗?”
  
  “虽然这么问有些唐突,能不能请您告诉我,上一位审神者是怎么离开的?”
  
  陆奥守顿住:“是庭管小姐的意思?”
  
  “不,只是我想知道。”小草妖笑着挠挠头,“我想为阿妈分担一些事。”
  
  “抱歉,当时我带队远征了,我也不是很了解。”陆奥守抱歉地笑笑,“或许你可以问问加州,那一周他是近侍,只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说。”
  
  “好的,谢谢您……”萤草若有所思地离开。
  
  
  
  
  “烛台切先生。”萤草来到厨房时,烛台切光忠正在准备晚餐。
  
  “萤草小姐?庭管小姐今晚可有想吃的吗?”这一周来和萤草接触多了之后,他对这个乐心的小草妖颇有好感。
  
  “唔,和昨天一样就好,只是今晚麻烦您多准备一份碗筷。”萤草笑着回答,“阿妈今晚想下来吃饭。”
  
  
  
  
  当车轮声停下时,在座的刀剑男士都直起身子——没人敢动筷。
  
  萤草将审神者抱至主座,期间路过他们时,他们发现审神者露出的肌肉萎缩的双腿上贴满了符咒……
  
  方晴安坐好后揉了揉萤草的头,小姑娘些不好意思地帮她摆好餐具随之回到自己的座位。
  
  “那么,很感谢诸位这一周对我的信任,在此敬各位一杯。”方晴安摸索着举起了面前的酒杯,露出的手戴着手套。
  
  “怎么了?”她看不见,众刀男又不出声,对此感到困惑。
  
  萤草不知是否该将刀男们戒备的表情告诉她。
  
  最后是小乌丸带头回应,他们才反应过来慢慢举起了杯子。
  
  
  
  晚饭过后方晴安早早回到了房间里休息,听闻外面有动静便问来人是谁。
  
  
  
  “阿妈。”小姑娘拿着信件站在门外。
  
  “晴明先生怎么说?”
  
  “来的是…大天狗大人…”
  
  房内传来一声叹息。
  
  “无妨。”
  
  
  
  当夜本丸的各刀派代表们私下聚在一起开会,他们已经被抛弃过一次,虽然怨恨但是存在数年的他们明白不能将对前任审神者的怒火强加于现在的审神者。
  
  不仅是因为人不同,更多的只是对于她工作的认可。
  
  “我们回去和他们再商量一下吧。”
  
  “嗯。”
  
  
        当夜骨喰藤四郎又梦到那个绿色头发的少女,她拖着两条几乎被压烂的腿往人群流动的反方向缓慢挪动着,爬到了一个已经死去的少年身边。

        
  
  
  “原本只是想要平淡地接受现实的!”她睁大蒙了一层雾的粉色眼睛对着骨喰藤四郎的方向怒吼。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评论
热度(14)

© 伍号芭乐 | Powered by LOFTER